教师中心_为您服务教育网
推荐:古诗欣赏 2016中考 2016高考 阅读:


热点推荐:假神童的泡泡是怎么吹大的 书包越来越鼓眼皮越来越重 法教育部将禁学生带手机 多动症儿童普校管不了特校收不了 孩子超十点睡小心长不高
孩子攀比成风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青春期孩子情绪不好家长要学会 班主任管理工作中几个细节 虚伪的素质教育比应试更可怕 老师的抱怨揭出教师真实现状


专题:中小学电子课本 培养孩子能力 自信心培养 注意力培养 戒网瘾 应对叛逆 防早恋 做称职父母 智力开发 小学各科教学资源
  您当前位置:信誉优盛开户>>> 教师中心>>>教师工作理念 >>女童保护:老师和家长不要“谈性色变”
女童保护:老师和家长不要“谈性色变”
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singgame.com/kejian/zkgk0-1284-jshil.html
文章摘要:,仇人相见砥砺名号剖宫产,学校绞尽小学一年。

             中国青年报

  保护孩子的方法有很多,“女童保护”项目有点特殊。

  “防性侵教育,很多人一听会觉得敏感,我们也被误解、被拒绝过。”“女童保护”项目负责人、发起人之一孙雪梅说,“现在社会正变得越来越开明、理性,我们呼吁更多的老师、家长不要‘谈性色变’。”

  家长:“我之前都不知道怎么跟孩子讲这些”

  自2013年6月1日至今,全职人员不超过两人的“女童保护”项目,依托众多公益志愿者,已经给各地的5万多名孩子直接上了“防性侵教育一堂课”。

  但在最初,“女童保护”也受到过冷遇和诘难。

  孙雪梅回忆,有一次,当讲师走进北京郊区一所学校时,校长表现出怀疑和警惕:“你们会给孩子讲什么不适当的内容?你们是个民间机构,会不会不专业?”

  等到听完课后,这位校长的眉头才舒展了,笑着说:“这个分寸可以!”

  2014年,江苏省妇联召开教育工作者、公安、检察院、法院、律师参加的女童保护工作座谈会,进入基层社区、学校调研。

  “我们得到的结论是,学生家长都缺少防范性侵害的正确知识。”江苏省淮安市妇联副主席谢谢说,信誉优盛开户:“2014年9月~11月,淮安市妇联儿童部自编课件到10所乡村学校为不同年级的孩子上课,在与孩子交流中感受到孩子对防性侵知识的渴求。”

  多名公益讲师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,在经济相对欠发达的乡镇、农村地区,“防性侵教育”面临更多陌生、困惑的眼神。

  今年春天,“女童保护”志愿讲师李禹潼到河南兰考县一个偏僻的乡村讲课。

  她说:“如果陌生人向你问路,要你带他去最近的肯德基,你会去吗?”小女孩瞪大眼睛说:“老师,我不知道什么是肯德基……”

  “城市、农村孩子的眼神都不一样。”“女童保护”志愿讲师丁霞说,“有的偏远地区,校长在课前还会紧张地找我谈话,问有没有什么敏感内容。”

  去年7月,丁霞去河北承德的葫芦峪小学讲课,从承德还要坐两小时的车才能到达。“由于农村环境相对封闭,连家长都非常好奇我讲课的内容,都围在教室的窗口,探头进来”。

  课后,丁霞专门给家长上了一堂课。家长听完了直说:“我之前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孩子讲这些事,不好讲。你们的课帮了我们一个大忙。”

  讲师们说,“防性侵教育一堂课”绝不等同于“性教育”。比如,性教育会提及性器官名称,而“女童保护”面向小学生的教案中则说:“内衣、内裤覆盖的地方不能轻易让人碰触。”

  项目发起人之一、教研部负责人权敬介绍,20多名一线专家修改、审定的教案这么写,是基于两方面考虑。

  “一是现在性侵、猥亵儿童的行为不仅限于性器官的碰触,比如2013年的海南万宁小学校长带女生开房事件。说‘内衣裤覆盖的地方’,便于小学生理解、定义自己是否受到侵害。”

  “二是目前我国不少地区欠缺系统、完整的性教育。在不少农村地区,这甚至是空白,学校、家庭、社会对此的理解、接纳程度较低。而且,我们进行的是儿童安全教育,并不承担完整性教育的功能。如果一上来就从性器官说起,可能很多校长、家长都会拒绝孩子受教育,反而不利于保护孩子远离性侵害的目标。”权敬说。

  孙雪梅介绍,未来,“女童保护”项目计划将筹款向留守儿童较多的山区、农村地区倾斜,加强与支教团队合作。

  “东部沿海的城市等较发达地区联系我们的人更多,但经济相对欠发达地区的留守儿童更需要我们的帮助。因此,我们鼓励城市地区尽可能开展自主筹款,我们将有限的筹款优先给予欠发达地区。”

  防性侵教育不是“冷漠教育”、“恐惧教育”

  随着项目的扩大,“女童保护”项目也发现了个别地方存在“走样”问题。

  孙雪梅说:“我们发现有团队之外的人未经允许,篡改教案去讲课,还有个别机构未经培训以‘女童保护’的名义开展讲座。我们的教案是千锤百炼的,每个词句背后都有一番讨论和理由。我们的教案是经由专家组审定的,稍有修改都可能不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。”

  她举了个例子:有一位大学老师在项目培训后接受了试讲考核。试讲中,这名老师自作主张,增加了小女孩被性侵、“一辈子都被毁了”的案例。

  “她原定第二天就要到学校去讲课,但我们还是决定让她先不要去。撰写教案时,专家组就多次指出,千万不能在讲课中讲到具体性侵案件,因为这很可能吓到孩子,让他们对性产生恐惧的心理阴影。防性侵教育不能是‘恐惧教育’。”

  权敬指出,防性侵教育也不能是“冷漠教育”。

  现实中,儿童被“好心叔叔、爷爷”用小恩小惠骗走、受到侵害的案例频被曝光。

  “一方面,我们要在课堂上指出,不能随便吃陌生人的东西、上陌生人的车等,另一方面,我们也必须告诉孩子:我们身边绝大多数是好人,但我们也要对坏人有所防范。不能让孩子们对周围的人失去基本的信心和善意。”权敬说。

  权敬到南方某省的小学上课时,还遇到过“望文生义”的误解。一位班主任告诉她:“你放心,我已经把男孩全喊出去了!不让他们听课!”让她哭笑不得。

  “女童保护”讲师强调,她们不只对女孩上课。

  “这个名字源于2013年海南万宁小学校长带女生开房等一系列性侵女童事件,但性侵案件不只发生在女童身上。在专家建议下,我们一直坚持男女生同堂授课。”权敬说。


 分享到:分享到QQ空间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新浪微博 分享到百度i贴吧百度i贴吧 分享到开心网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人人网 豆瓣网 我的收藏
       
       





推荐阅读
   家庭教育+幼儿教育+赏识教育
    为您服务教育网今日推荐

联系我们 本站搜索 要资料 请您留言 开心智慧吧 动画 笑话 安平影像 周恩来总理
为您服务教育网——全心全意为中国教育免费服务(Copyright© 2001-2017 河北·衡水) 信誉优盛开户 一小学前三班
冀ICP备06009845号